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新闻窗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窗 > 正文

《共产党宣言》学习体会——杨教院实验小学 陈柯倩

暂无

发布日期: 2018-06-28 浏览次数:

信 仰

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值此之际,我们重温《共产党宣言》,深刻感悟马克思主义真理力量,坚定马克思主义信仰,把《共产党宣言》蕴含的科学原理和科学精神运用到实践中去。

一、学习体会

在《共产党宣言》正文前,可以看到1872年—1893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先后为《宣言》的德文、俄文、英文、波兰文、意大利文版撰写了七篇序言,对原来的思想作了新的修正、补充和发展。

第一章《资产者和无产者》分析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产生、发展及其相互斗争的过程,指出生产力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最终决定力量,阶级斗争是推动社会进步的直接力量,针对当时严重的、无法避免的大规模经济和社会危机的现实,指出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已经严重束缚了生产力和劳动者个人的发展,资本主义已经创造了它的掘墓人,并进一步论证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和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客观规律,阐明了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

《宣言》指出,由于资本主义大工业的规模化生产,资产阶级无意中造成了工人的大规模集中和生活,造成了工人的集会、结社和革命的便利,从而代替了他们分散的自相竞争状态,促进了无产阶级的大联合。随着资本主义工业的大发展和全球化市场的形成,无产阶级联合的规模越来越大,工人组织和运动的规模和影响越来越大,联合起来的无产阶级越来越挖掉了资产阶级赖以生存的基础本身(雇佣工人)。所以说,资产阶级首先生产的是他自身的掘墓人,随着无产阶级不断联合和组织起来,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

第二章《无产者和共产党人》说明了无产阶级政党的性质、特点、目的和任务,以及共产党的理论和纲领。重点阐述了资本主义社会资本和雇佣劳动的相互关系,创造性地提出了剩余价值理论,指出资本主义私有制就是资产阶级独占的私有化的资本对雇佣劳动者的剥削,揭示了资本的社会属性和公共属性,指出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是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的私有化矛盾激化的具体表现,提出了共产党人的理论就是消灭资本主义私有制,消灭人剥削人,最终实现每个人的自由发展。

在资本主义社会里是过去支配现在,在共产主义社会里是现在支配过去,即资本主义社会是劳动者为资本服务,共产主义社会是资本为劳动者服务。在资本主义私有制下,一切生产资料,包括土地、工具和资金,这些都属于资本家私人所有,为了进行社会化大生产就必须利用这些资本,因此资本家就有了利用这些资本剥削工人的基础和可能,而这些资本都是自然资源或工人进行社会化生产积累的,是从工人身上剥削来的,并不是资本家“劳动得来的、自己挣得的”,因此这种私人占有是不合理的,是要被消灭的。

第三章《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文献》分析和批判了当时流行的各种假社会主义和空想社会主义,指出他们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为各自的阶级利益服务,分析了各种假社会主义流派产生的社会历史条件,揭露了它们的阶级实质,并提出了相应的斗争策略。

第四章《共产党人对各种反对党派的态度》从共产党人对待各种反对党派的态度上,阐述了共产党人革命斗争的思想策略,提出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共产党宣言》所揭示的基本原理始终是正确的,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坚持,并矢志不渝的贯彻落实。

二、小故事

在阅读《共产党宣言》一书时,其中的一副插图吸引了我的注意——《共产党宣言》手稿的一页,头两行为马克思夫人燕妮的手迹。马克思一生留下大量手稿,大部分手稿字迹潦草,多用个性化缩略词,或使用德文、英文、法文和其他多种文字,给后人的整理和编辑工作留下了很大困难。马克思的妻子燕妮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帮马克思誊清文稿,以便他人能看懂。燕妮和马克思相继去世后,恩格斯又为整理马克思的手稿不懈工作了12年,耗费了大量心血。恩格斯在其生命的最后几年,感到自己已不可能完成整理马克思留下的庞大手稿的任务,必须在有生之年培养出能够辨认马克思手迹的后继者,他选择了考茨基和伯恩施坦等人。后来,为了辨认这些天书般的手稿,世界各国都专门培养有马克思恩格斯手稿的笔迹辨认专家。

19321月底,希特勒在杜塞尔多夫工业俱乐部发表演讲,明确表示:“我们下了坚强的决心,要在德国把马克思主义连根拔掉。”纳粹从图书馆等一切公众场所清除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焚烧同马克思恩格斯有关的历史文献。因此,马克思恩格斯的手稿面临被毁掉的危险,更不要说在德国进行编辑和出版马恩的著作了。林登街3号是德国社民党执委会的机关大楼,这里保存着马克思恩格斯的手稿。为避免马恩的遗著受到侵害,一场惊心动魄的保卫手稿行动开始了。档案馆馆长约翰·欣里希森决定将马恩的遗著转移到他的一个老朋友油漆工老约尼在路德街开的店铺中。由于店铺又潮又湿,不适合手稿保存,同时,手稿随时都有被冲锋队和党卫军发现的危险。老约尼找到一位社民党的盟友格哈德·布赖特沙伊德,后者又找到他青年时期的朋友格哈德,在其父亲达维德·扎洛蒙家里,手稿得到很好保存。但由于扎洛蒙是犹太人,手稿的保存还是存在风险。手稿在德国很不安全,布赖特沙伊德后找到丹麦社会民主党人汉斯·汉森,后者建议将手稿运至弗伦兹堡再转至丹麦保存。

    19377月中旬,德国社会民主党领导人之一理夏德·汉森通过中转站基尔将手稿从柏林运至弗伦兹堡。在丹麦社会民主党人乌费·安德尔森的领导下,通过各种途径将手稿进行转移。弗伦兹堡的渔民汉斯·约翰逊用他的小帆船运送了部分手稿。丹麦的一些社会民主党人乘海湾渡轮带出一部分手稿。工人运动员也帮忙,他们在边界附近举行德意志和丹麦的划船竞赛时,也带出一部分手稿。

直到193311月份,手稿全部运至丹麦,存放在哥本哈根的丹麦工人地方银行的保险柜里。遗稿没有一张落到法西斯警察和海关官员的手里。1938年,流亡的德国社会民主党面临严重的资金不足问题,其领导人将这批财富以7.2万荷兰盾的价格永久卖给了阿姆斯特丹国际社会历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上海市杨浦区教育学院@2010-2019 Education Bureau of Yangpu District, Shanghai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市抚顺路340号 邮编:200093 电话:021-65035057 工作时间:上午8:30-11:30 下午13:30-17:30 沪ICP备10218165号-5